:010-88684973    

 

 京安立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 

 

                        誠信 高效 嚴謹 快捷

案例 | 商標案件中如何認定“合法取得”?
來源: | 作者:北京安立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 | 發布時間: 2017-10-30 | 679 次瀏覽 | 分享到:
案 情
2016年12月13日,消費者投訴稱其在北京首航國力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稱首航國力)購買的兩瓶53度飛天茅臺酒是假酒,該公司涉嫌銷售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商品,要求工商部門查處。
執法人員對首航國力進行現場檢查,發現16瓶茅臺酒。經商標注冊人中國貴州茅臺酒廠有限責任公司的被受托人鑒定,首航國力銷售的53度飛天茅臺酒屬于侵犯該公司第3159141號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
首航國力提供了與供貨商淄博寶路喜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稱寶路喜公司)的供應商合作手冊(2016年版),以及一份蓋有供貨方單位發票專用章和供貨方聯系電話的酒類流通隨附單,內容是2016年10月7日從供貨方購進18瓶53度飛天茅臺酒。此次購貨并未付款,首航國力不能提供供貨清單及發票。
寶路喜公司不認可上述供貨行為,稱2016年10月7日開具的酒類流通隨附單及公司營業執照由該公司客戶王某在北京開展業務所使用,該公司并未向首航國力提供飛天茅臺。
王某認可供貨方的聲明,承認涉案18瓶茅臺系其個人供貨,寶路喜公司并不知情。在此次交易中,王某私自使用了供貨方給自己開具的蓋有供貨方發票專用章的酒類流通隨附單、供貨方營業執照副本復印件、食品流通許可證等資料,他本人愿意承擔因此帶來的所有責任。

爭 議

本案焦點在于,現有證據材料能否證明進貨方首航國力銷售的涉案商品屬于《商標法》第六十條第二款規定的“合法取得”。

第一種觀點認為,當事人首航國力不能提供貨款收據,僅有一份供貨單位并不認可發生實質交易行為的供貨清單,不符合《商標法實施條例》第七十九條第(一)項的規定,涉案商品并非“合法取得”,應當按照《商標法》第六十條第二款的規定給予行政處罰。

第二種觀點認為,進貨方首航國力能提供與供貨方寶路喜公司的年度合同文本和蓋有供貨單位發票專用章的供貨清單,且供貨方認可清單的真實性,只是不認可實際的供貨行為而已。本案中王某與供貨方的關系構成民法上的代理關系,供貨方不認可實際供貨行為不能作為認定進貨方“合法取得”涉案商品的阻卻事由,進貨方的行為屬于《商標法實施條例》第七十九條第(四)項“其他能夠證明合法取得涉案商品的情形”。進貨方首航國力不應該承擔行政責任。

分 析

筆者傾向于第二種觀點。理由如下:

1.《商標法》的立法本意是保護消費者、生產者、經營者的利益。經營者能夠證明合法的進貨渠道,即應受到保護。本案中,進銷貨雙方有供貨合同,有形式上合法并得到雙方認可的流通單,足以證明進貨方首航國力有合法的進貨渠道。至于供貨方是否知曉或發生實質的供貨行為,并不妨礙進貨方善意第三人的法律屬性。

2.為明確《商標法》第六十條第二款所規定的“合法取得”的情形,《商標法實施條例》第七十九條進一步規定:“下列情形屬于商標法第六十條規定的能證明該商品是自己合法取得的情形:(一)有供貨單位合法簽章的供貨清單和貨款收據且經查證屬實或者供貨單位認可的;(二)有供銷雙方簽訂的進貨合同且經查證已真實履行的;(三)有合法進貨發票且發票記載事項與涉案商品對應的;(四)其他能夠證明合法取得涉案商品的情形?!?

第七十九條第(一)項規定了兩個必要因素:一是有合法的供貨清單和貨款收據,二是這兩份單據經查證屬實或者供貨單位認可。這兩個因素是針對一般交易行為(貨款兩清)的規定?,F實中交易方式多樣,還包括賒銷(銷售貨物之后再給付貨款)或者約定收到貨物之后一段時間內給付貨款或預先給付貨款等。如果機械按照第(一)項的規定認定,顯然不夠全面。

因此,第七十九條第(二)項、第(三)項從合同、發票兩個方面作出補充。應該說,供貨清單、貨款收據、進貨合同、進貨發票是經營行為的常備要素,法律規定用羅列的方式窮盡了可能的要件;對于不能窮盡的,用第(四)項作出兜底規定。在本案中,進貨方首航國力雖然僅有一份從形式上被供貨方承認的酒類流通隨附單,但記載供貨內容清晰,應當認定為《商標法》規定的供貨清單。

3. 從立法本意分析《商標法實施條例》第七十九條第(一)項規定的“供貨單位認可”,應注意兩個方面,一是供貨單位主動承認,二是根據查實的證據材料分析認定屬于供貨單位的供貨行為。在經濟活動中,經營者的“理性”決定其會作出“趨利避害”的選擇,如本案供貨方不承認供貨行為,但是,只要證據材料能證明供貨方知曉供貨行為或者發生了供貨行為,且供貨方找不到相反證據推翻的,就應當認定為“供貨單位認可”。在本案中,供貨方寶路喜公司認可供貨清單形式的真實性,而否定清單記載的交易內容,認為是該公司客戶王某的行為,王某對此也予以認可,但王某主動擔責的聲明并不能算作個人行為,其性質依然是寶路喜公司的行為。

4.王某的行為屬于典型的民法上的委托代理行為,即代理人按照被代理人的委托,以被代理人的名義在授權范圍內行使代理權,被代理人對代理人的代理行為承擔民事責任。本案中,王某是供貨方的客戶,供貨方為其開具蓋有寶路喜公司發票專用章的銷售清單和公司身份證明復印件,目的是方便王某開展業務。實際上,王某也確實以供貨方的名義,使用供貨方的公司主體資料與進貨方首航國力洽談并發生交易行為,雖然交易標的物不是由供貨方寶路喜公司提供的,但不影響該公司承擔相應的法律后果。

為進一步分析執法中可能存在的疑難情形,筆者就本案的一些事實進行假設分析。假設本案中,王某僅僅是供貨方的客戶,供貨方給王某開具的蓋有供貨方發票專用章的空白銷售清單和供貨方的公司身份證明復印件不是為王某開展業務使用,但是王某利用這些資料對外以供貨方的名義進行交易,供貨方是否應當為王某的行為承擔責任?這種事實假設實質上構成民法中的表見代理,即行為人無代理權、超越代理權或者代理權終止后對外以被代理人的名義從事經濟活動,使第三人相信其有代理權的行為。對于表見代理行為的法律后果,民法有明確的規定,即由被代理人承擔無權代理人的無權代理行為引發的法律后果。

就本案來講,無論實際供貨人王某是否有代理權都不影響寶路喜公司承擔相應的法律后果,善意第三人首航國力的進貨行為顯然屬于合法取得。

綜上所述,在查處銷售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案件時,對于合法取得的理解要從《商標法》立法本意、證據材料、法條解析等多角度認定,不能拘泥于列舉性規定。要綜合考慮法理和情理兩個維度,才能真正達到《商標法》“加強商標管理,保護商標專用權,促使生產、經營者保證商品和服務質量,維護商標信譽,以保障消費者和生產、經營者的利益,促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發展”的立法目的。

日本亚洲色大成网站www,日本一道精品一区二区,欧美亚洲国产片在线播放,美团外卖猛男男同ide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