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88684973    

 

 京安立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 

 

                        誠信 高效 嚴謹 快捷

總有斷骨不能愈合,也總有商標不會宣告無效
來源:張月梅的商標文 | 作者:北京安立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 | 發布時間: 2017-05-23 | 677 次瀏覽 | 分享到:
假如沒有假如……假如當初及時注冊了商標,或者查詢細致些,選擇的商標與他人的商標不一樣就好了。你也不能因為一次的案件沒贏,就不再相信商標評審委員會,對于商標確權案件來說,商標評審委員會依然是最專業也是最值得信任的地方,也是你唯一的選擇。如果需要對另一件商標提起無效宣告申請,還是盡早吧,商標注冊滿五年,你可能就真的再也沒有贏了官司的可能了。

那天,我早上起來決定好好鍛煉身體,在附近小公園活動了一個小時后,滿懷對未來擁有健康體魄的信念回了家。上午九點,一個不小心,左腳大拇腳趾骨折了。

那年,你決心要好好去創業,找資金、找場地開始了你的事業,滿懷對未來創建知名品牌的信心忙碌著。幾個月后,你意外發現,你使用的品牌早已被別人注冊為商標了。

受傷后我第一時間去了醫院。進行了例行的檢查后,聽從醫生的專業意見,固定上支具,回家靜養,不安地等待骨折愈合。

發現商標被他人注冊,你立刻向商標代理人咨詢。充分溝通后,接受了專業人員的建議,向商標評審委員會對已注冊商標提出無效宣告請求,并提交了一系列的證據以支持你的請求。然后,繼續你的生意,焦慮地等待案件裁定結果。

四周后,我去醫院復審,發現斷骨沒有長上,而且醫生說長不上了。治療失??!瞬間,郁悶就塞滿了我的心肺,失聲問:“那怎么辦?”醫生說慢慢等著斷骨萎縮吸收。

12個月后,你收到了評審裁定書,爭議商標予以維持注冊。你的無效請求未被支持。裁定書告知你,不服該裁定,可以向北京知識產權法院提出訴訟。

我想到今后可能要受一塊壞死斷骨的持續折磨,再想到別人斷了骨都能愈合,自己卻沒有長上,覺得自己運氣真差,很是傷心沮喪。


但傷痛還得治療,于是厚下臉皮,打擾了一位很久不聯系的骨科醫生朋友咨詢。他的建議是,以目前狀況,斷骨長回去的可能性幾乎沒有了,也可以選擇手術取出斷骨,一了百了。


你想到以后自己的商標可能永遠不能注冊,且使用還存在侵權的風險,再想到別人的案子都贏了,自己的官司卻打輸了,覺得自己真是敗運,十分難過氣憤。

但事業還得繼續,你到處托人,終于找到一位資深的專業人士咨詢。他的建議是,以現在的證據,案件贏的可能性幾乎沒有了,也可以選擇放棄目前的商標,另選一個商標使用。

雖然宣武醫院作為三甲醫院,已經是相當靠譜了,朋友也出于友情坦誠相告,但我還是抱著一絲希望又去了專業的骨科醫院積水潭醫院。給我看病的是位頭發已經花白的老醫生,他對我說:“傷筋動骨一百天,現在腫疼都是正常的。這塊骨頭長不回去,也不影響你正?;顒?,再說也還有可能長回去的?!?/span>


我很想多問幾句,他指指自己的頭發說:“相信我吧,我頭發都白了,這點病不會看錯的。我后面還一堆病人呢?!蔽抑缓瞄]嘴,離開。


雖然商標評審委員會作為專業的評審機構,已經相當公正和專業了,資深人士的分析也中肯合理,你還是選擇向法院起訴。法院開庭審理此案,你終于在當庭面對面的質證和辯論中明白,案件中查明的事實與你自己認為的事實是不一樣的,你認為人家搶注了你的商標,但你提交的證據不能證明這一點。

你努力想為自己辯解,但商標評審委員會每年要審理十多萬件商標案件,足夠專業,而且高高端坐在審判臺穿著法袍的法官怎么看也感覺足夠權威,再說二審法院的判決因其終審,本身就代表著正確。

我反復尋找斷骨沒能接上的原因:我自己沒有保持好靜止不動的要求?醫生的治療不當,比如支具固定的不好?我年齡大了,斷骨愈合本身就很困難?

你來回琢磨為什么案件沒有贏:你提交的證據不夠完善證明力不夠?審理人員自由裁量權的偏差?創業時考慮不周,選擇了與人家的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而導致這本身就是一個贏不了的官司?

雖然我和你一樣,從情感上更愿選擇第二個原因,把責任推給別人,但事實上真的更有可能是第一個和第三個原因。

然后,我想,假如當初我小心點,不受傷就好了。

然后,你想,假如當初及時注冊了商標,或者查詢細致些,選擇的商標與他人的商標不一樣就好了。

然而沒有假如。

我只能努力勸慰自己接受事實:從來沒有人能保證每塊斷骨都能夠完美地愈合。然后拖著我的斷骨,繼續我的生活,比如,接著寫商標普法文章。

你不得不勉強自己接受失?。簭膩頉]有人能保證每個商標都會被依法宣告無效。你只能帶著輸了官司的挫折,繼續你的事業,但是,你還敢繼續用你的商標嗎?

細想想這真是有趣:世間萬事的循環如此接近,哪怕是骨折和商標。


再想想這真是無聊:如此簡單的常識根本無需多言,總有愈合不了的傷口和贏不了的官司。

無論有趣或無聊,其實我只是想告訴我也告訴你:這都是生活的常態,接受吧。

我不可能因為一次骨折未愈,就不再相信醫生。對于病痛來說,醫生永遠是最有能力也值得信任的唯一依靠。我已經預約了明天去醫院看眼睛,眼睛不適已經兩個月,再耽誤,我怕真的嚴重了。


你也不能因為一次的案件沒贏,就不再相信商標評審委員會,對于商標確權案件來說,商標評審委員會依然是最專業也是最值得信任的地方,也是你唯一的選擇。如果需要對另一件商標提起無效宣告申請,還是盡早吧,商標注冊滿五年,你可能就真的再也沒有贏了官司的可能了。

日本亚洲色大成网站www,日本一道精品一区二区,欧美亚洲国产片在线播放,美团外卖猛男男同ideos